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2016年03月28日 23:06   编辑:迪迪   来源:网络转载

我要分享:0

摘要:岳飞的死竟然另有其人?千百年来人们对岳飞的感叹从未减少,而对于那个下跪石像秦桧的唾骂也是一如既往。岳飞真的就是秦桧害死的吗,岳飞的主战固然与秦桧的主和完全相反,但要将岳飞之死全归咎于秦桧有失公平。......

 岳飞的死竟然另有其人?千百年来人们对岳飞的感叹从未减少,而对于那个下跪石像秦桧的唾骂也是一如既往。岳飞真的就是秦桧害死的吗,岳飞的主战固然与秦桧的主和完全相反,但要将岳飞之死全归咎于秦桧有失公平。

  首先是皇帝主和,虽然中间有主张之变,但赵构总的倾向是主和。这决定了岳飞政治上的不正确。岳飞主张“迎请二帝还朝”,对赵构的地位是一种威胁。二帝回来干什么,怎么安置法,都是大问题。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赵构是绝不希望岳飞的计划成为事实的。以秦桧与韩侂胄两大“奸臣”案例结果做比较,不同的政治主张却同被打入历史的另册。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影视剧中的岳飞形象

  用岳飞与后来明代的于谦比,也是不同的政治主张。却同样也以生命的代价换来了列入正册的资本。岳飞要迎二帝还朝,于谦却坚决反对老皇帝复辟。但《满江红》与《石灰吟》同样给后人留下了千古绝唱。只是绝大多数人不懂历史,明白不了此中的道理。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影视剧中的秦桧形象

  岳飞被杀的第二个原因,还在于赵宋家从兴起以来,就刻意防范军人势力。有了所谓“杯酒释兵权”的典故。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却十分不易。如何除掉一位皇帝自认为有危胁的军事人物,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问题。赵构作为一个历经政治灾变又有政治谋略的统治者,选择了利用自己的同盟者秦桧的办法。设想一下,要让一个文官去除掉带甲十万的武将,他怎么下手?没有最高统治者的授意,他绝对不会干的!那样,秦桧就不是奸臣了,只是个蠢才。

  面对两难选择,他只有选择“政治上正确”。服从政治盟友和上级的命令,除掉一个政治反对派。
 

  于谦(1398-1457)明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字廷益,号节庵。永乐进士。宣德初授御史,曾随宣宗镇压汉王朱高煦之叛。出按江西,颂声满道。五年(1430),以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山西。正统十一年(1446)遭王振等迫害下狱论死。后因两省百姓官吏乃至藩王力请复任。

  十四年土木之变,明英宗被瓦剌也先俘获,他力排南迁之议。坚请固守,进尚书。景帝立,整饬兵备,部署要害。身自督战,率师二十二万,列阵北京九门外,破瓦剌之军。加少保,总督军务。也先挟英宗逼和,他以社稷为重君为轻,不许。也先以无隙可乘,被迫释放英宗。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岳飞石像

  英宗既归,仍以和议难持,择京军精锐分十团营操练。又遣兵出关屯守,边境以安。其时朝野多事,乃独运征调,番合机宜,号令明审,片纸行万里外无不惕息。忧国忘身,口不言功,自奉俭约,所居仅蔽风雨。性固刚直,颇遭众忌。天顺元年(1457)英宗复辟,石亨等诬其谋立襄王之子,被杀。成化初,复官赐祭,弘治二年(1489)谥肃愍。万历中,改谥忠肃。有《于忠肃集》。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影视剧中的赵构形象

  在赵构下决心除掉岳飞前,还是力求平衡和、战两派的利益关系的。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与金人修和讲好,赵构不忘岳飞武功之作用,给岳飞加开府仪同三司。岳飞不接受,迫使赵构在三下诏令之外,又好言宽慰。毫无疑问,这从最深处触犯了赵宋家的意识形态禁忌!

  岳飞的为人正直,是毫无疑问,绝非秦桧可比。但他只是个军事家,而不是政治家,更不是战略家。从他“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就太平了”的信念,到礼贤下士的亲行,说明了他的个人品格。然而,他个人的悲剧不过是赵宋王朝最阴暗意识形态禁忌的一个影射而已。岳家军有铁的纪律,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屋,但十数万大军总要有供给呀!是秦桧心计高深,还是史家的漏笔?前者无法确认,但肯定不是后一种原因。
 

  岳飞做为中国历史上着名战略家、军事家和民族英雄受人所尊崇,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弱点,被后世神话的岳飞,也有自己的致命之伤,其实,历史上真实的岳飞,不但屡次违反命令,大有军阀作风,有的时候甚至还心狠手辣。下面我们就来盘点一下岳飞人生中的五大罪状 ——

  罪状一、岳飞军队劫掠百姓,如陈亮的《中兴遗传》有记载。《三朝北盟汇编》也记载:岳飞部将韩顺夫攻讨曹成时“辄扎营解甲,以所掳妇人佐酒”,结果大意之下吃了败仗,岳飞大怒之下“尽诛其亲随兵”。韩顺夫,岳飞当时部下第五将,他攻入曹军营地后,因胜而骄横,于是“辄扎营解甲,以所掳妇人佐酒”,结果被曹将杨再兴杀了个回马枪,把命丢了。此事在《会编》卷151、宋史杨再兴传都有记载。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岳飞的舅舅被他亲手杀掉

  罪状二、岳飞的舅舅被他亲手杀掉,亲手挖出心脏。据《三朝北盟汇编》记载“先是飞在洪州,与江南兵马钤辖赵秉渊饮,大醉,击秉渊几死”,和别人喝酒,喝醉了就打人,差点打死,可见脾气很暴躁。见《传》88-89页,《新》237-238。《会编》卷144正月十一日条。母曰:“我独钟爱此弟,何遽如此?”  飞曰:“若一箭或上或下,则飞死矣。飞为舅所杀,母虽欲一日安,不可得也。所以中鞍桥者,乃天相飞也。今日不杀舅,他日必为舅所害,故不如杀之。” 岳飞亲手杀死母舅,而当时是儒教横行的社会,岳飞大逆不道,不仁不孝。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岳飞最后的死,是他自己的责任

  罪状三、手下的士兵仅仅因为买东西粗心地多找回了几文钱,就被他小题大做斩了首,这种借别人脑袋来树立自己权威的作法跟曹操的借粮官的人头来稳定人心和割发代首的阴谋手段是性质完全一样的。岳飞手下部将傅庆,想去投奔南宋另一支军队的首领刘光世,岳飞知道后就杀了傅庆。杀傅庆的时间是十月十三日癸未。还未开始保卫泰州,就杀了一位抗金勇士,把自己的胳膊卸了,这是干啥?《三朝北盟会编》卷一百四十三:“十三日癸未岳飞斩其统制傅庆。” 见《传》69-71页。《新》87-88页。《传》94页,《新》109至110。《会编》卷155。 当时,安抚使李回还因此弹劾过岳飞。  岳飞对待下级,实在苛刻,为其后来的死,打下了伏笔。

  罪状四、总之,岳飞最后的死,是他自己的责任,无论是对皇帝,或者对待自己的手下,岳飞做的都不怎么合适。岳飞对下属的苛刻,是岳飞之死的重要原因。向皇帝告状的是岳飞手下大将王浚,还有岳飞手下第一大将王贵,因为王贵畏敌,差点被岳飞给砍了。而岳飞自己曾经当逃兵,人家没杀他。岳飞不够宽厚。

  罪状五、绍兴三十二年(1153年),宋孝宗即位,准备北伐,便下诏平反岳飞,追封鄂王,谥武穆,忠武,改葬在西湖栖霞岭,即杭州西湖畔“宋岳鄂王墓”,并立庙祀于湖北武昌,额名忠烈,修宋史列志传记。岳飞被杀并不冤枉,而岳飞的平反完全是政治需要,但是,岳飞的平反并没有给南宋带来好运气,南宋北伐惨败。
 

  岳飞所犯何“罪”?

  千古之下,人们在嗟叹之余,发现诸如干涉立储,犯上抗命,反对议和,坐拥重兵这些理由似乎没有一条能单独证明“岳飞必须死”这一结论。在冤案存在多处疑点,历史细节已经不可能还原的情况下,多重因素合力成了人们能够接受的唯一解释。

  对岳飞的死,史书多有记载,且正史野史几乎一致地认为是秦桧害死岳飞。史书记载,岳飞蒙冤时,当时另一着名将领韩世忠闯进相府见秦桧:“岳飞到底有什么罪,你要害他?”秦桧回答:“其事莫须有。”此时秦桧大权在握,有恃无恐,一句话就把韩世忠给打发了。这也成了奸相秦桧迫害岳飞的直接证据。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秦桧给岳飞罗织了三条罪名

  史料称,秦桧给岳飞罗织了三条罪名,第一条罪名,说岳飞在军中抱怨,国家没救了,皇上不修德。这叫“指斥乘舆”批评皇帝。第二条罪名,岳飞在撤军时问张宪“这天下事应该怎么办啊?”张宪回答:“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第三条罪名,岳飞跟张宪说:“我跟太祖爷一样,都是32岁当节度使。”这三句话,分开看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连起来听,却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历史学讲究“剪刀+糨糊”,秦桧对此自是熟稔,把这三句话粘合在一起就是——岳飞想取而代之。这样岳飞想不死都难了。

  

  秦桧给岳飞罗织的罪名让岳飞想不死都难了

  秦桧为什么要害岳飞呢?一说,岳飞是抗金的主战派,秦桧是主和派。政见不同,官场倾轧,打击异己,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巩固权势地位,当然得迫害主要政敌的主战派岳飞。二说,秦桧是汉奸,是金兵在南宋的卧底。这有史为证,秦桧,宋徽宗政和年间中进士,曾任御史中丞,并主张与金国作战。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随徽、钦二宗等被俘至北方,转而鼓吹合议,成为金太宗弟挞懒的亲信。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秦桧被挞懒遣归以为内应。正因此两点,秦桧是陷害忠良岳飞的元凶被坐实,也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杭州栖霞岭东南麓埋葬着南宋民族英雄岳飞的忠骨。墓旁有四尊跪像,为首的便是一代奸相秦桧。忠奸真伪的鲜明对照,传达的是忠臣流芳百世、奸臣遗臭万年的历史理念。
 

  害死岳飞的主谋是谁?

  近代以来,随着还原历史真相的思潮渐起,为秦桧翻案的文章也日益增多。我国近代“史学四大家”之一吕思勉,在其1923年所着的《白话本国史》“论秦桧和岳飞”就直接为秦桧鸣不平。书中写道,“和议在当时,本是件必不能免的事。然而主持和议的秦桧,却因此而大负恶名,真冤枉极了。当议割三镇的时候,集百官议延和殿,主张割让的七十人,反对的三十六人;秦桧也在三十六人之内。”可见秦桧开始是不主张议和的。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说秦桧是迫害岳飞的主谋确实有些冤

  后又论述了撤军缘由,“诸将自夸雄豪,刘光世、张俊、吴玠兄弟、韩世忠、岳飞,各以成军,雄视海内……廪稍惟其所赋,功勋惟其所奏;将版之禄,多于兵卒之数;朝廷以转运使馈饷,随意诛剥,无复顾惜,志意盛满,仇疾互生。……其后秦桧虑不及远,急于求和,以屈辱为安者,盖忧诸将之兵未易收,浸成疽赘,则非特北方不可取,而南方亦未易定也。”作为宰相的秦桧,眼见各路军马渐成军阀之势对朝廷产生威胁,自然会对皇上进言“撤军议和,削兵权”以保皇权,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为秦桧翻案的文章日益增多

  可见,说秦桧是迫害岳飞的主谋确实有些冤,况且,作为宰相的秦桧要杀封疆大吏的岳飞,没有高宗的首肯,是万万不可能的。其实,在明代就有人为秦桧鸣冤,明代诗人文征明的词作《满江红·拂拭残碑》写道:“岂不念,中原蹙;岂不惜,徽钦辱。但徽钦既返,此身何属?千古休夸南渡错,当时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词中直接点明,秦桧只不过是“奉帝旨”而已。因为古代史家都有“为圣君诲”的传统,所以后来正史少有为秦桧鸣屈的。

  是赵构自己承认'讲和之策,断自朕意,秦桧但能赞朕而已。’”这样,历史真相基本清楚了:迫害岳飞的主谋是宋高宗赵构,秦桧只不过是从犯和帮凶。为什么高宗一意孤行,非要同金国议和不可呢?原因在吕思勉的书中和文征明的词中都做了说明。吕思勉在书中提到,抗金的各路兵马包括岳飞都已成军,雄视海内。熟悉宋史的人应知道,这在“重文轻武、偃武修文”的宋朝是不可想象的。尤其对缺乏军事才干、少威寡信的宋高宗来说,在内心深处,对军人可能的尾大不掉、拥兵自重充满疑虑和恐惧。所以,在岳飞打了胜仗后见好就收是个不错的选择。

  文征明的词指出了另一层原因,赵构作为宋徽宗的第九子,即位于靖康之难的非常之秋。父兄二人虽然被掳到北方,但如果自己积极主战,他们仍存在回銮的可能性。一旦这种可能成为现实,他这个非常之秋即大位者便会陷入尴尬的境地。为自利自保计,议和当然是不二的选择。而金国设置的议和的前提是:除掉岳飞。有史料记载,在双方暗中和谈时,兀术曾给秦桧写信:“你天天求和,但是岳飞却意图北伐,你方诚意何在。”在一心求和的宋高宗面前,岳飞当然没有求生的可能了。
 

  历史的偶然还是必然?

  岳飞死于宋高宗赵构之手,这无疑问。但这仅是一个偶然事件,还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呢?《诗经·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封建王朝皇权的无上威严和“君为臣纲,一言九鼎”的集权体制,让人产生“羡慕嫉妒恨”的感受。为争皇权自然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为保皇权当政者也是不择手段。

  通观中国历史,不难发现,在“胜王败寇,赢者通吃”的运行机制下,从春秋战国到晚清的2000多年,中国历史就是一部血雨腥风的皇权争夺与皇权保卫史。每朝每代每位皇上唯一的核心工作就是保卫皇权,不让皇权旁落不让江山改姓。“功高震主、坐拥重兵”是每位臣子之大忌,往往引来杀身之祸,这在哪个朝代都不例外。对皇权的潜在威胁,当政者更是从不手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走一个”。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岳飞死于宋高宗赵构之手,这无疑问

  宋高宗并不是一个愚蠢无能的皇帝,不然不可能在北宋全面崩溃的情况下临危受命,建立并巩固了南宋王朝。高宗很清楚“自毁长城”的后果。面对金国被岳飞打趴下,提出议和的建议,他选择了见好就收接受金国的条件与金国罢战议和。这大概因为他想通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岳家军真能消灭金军吗?”岳家军确实取得了一些胜利,但金兵的损失也没有到伤筋动骨动摇国力的地步。南宋初创,战争中百业凋敝,国力不强,拿什么去消灭金兵呢?显然没有把握。

  害死岳飞的另有其人 比秦桧更奸诈!

  影视剧中的宋高宗形象

  第二个问题,与淮西兵变类似的事件会再次发生吗?发生了怎么应对?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三月,刘世光退休后,他所带领的淮西军各部互不隶属,矛盾日显,朝廷无法驾驭,最终其旧部叛变,掳走大量官员、百姓投降伪齐。这就是淮西兵变。当前的局面并没有多大改观,朝廷对各路军马的驾驭能力依然很弱,无法应对淮西兵变的类似事件更无法承受又一次淮西兵变的后果。

  第三个问题,岳飞是个忠臣,但他的部下呢?会不会也来次“黄袍加身”?岳飞的“岳家军”有十万之众,兵力最强财力最厚,名义上是王师,实际上是私家军,各级军官对岳飞的忠诚度比对朝廷还要高,潜在隐患很大。何况当时岳飞“干涉立储,犯上抗命,反对议和,坐拥重兵”条条属实,条条都对皇权存在莫大的潜在威胁。通过全盘权衡,相比于屈辱的和约,保卫皇权当然更重要。想通这些,高宗自会作出“正确”的决定,趁着宋军占了一点优势,赶紧和谈。

  对于岳飞来说,当然就是悲剧了,而且,他在战场上取得的胜绩越大,距离自身的悲剧性结局就越近。客观地说,放在哪朝哪代哪个皇帝都会这样决断。岳飞的悲剧在于他的个性,不管岳飞怎么想怎么忠义,但他的存在已经对皇权产生了威胁,在皇权至上不容任何侵犯的体制下,他的悲剧是必然的,或者说他终究摆脱不了体制的魔咒。前面的赵朔后来的袁崇焕也是如此.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