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影帝范伟:这年纪 娱人自娱之间倾向后者

2016年11月27日 16:18   编辑:无邪   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我要分享:0

摘要:专访范伟(来源网易视频) ......

专访范伟(来源:网易视频)

网易娱乐专稿11月27日报道 (文/派翠克图、视频/蔡世伟)我们和范伟坐下来聊这部《不成问题的问题》时,距离金马奖颁奖典礼开始还有两个小时。彼时能否夺得最佳男演员这尊金马,我们和他一样紧张。因为电影里,他的角色丁务源,实在是有些微妙,和以往范伟的喜剧表演相比,这次更多的是像舞台剧一样,用肢体传达出情绪。

范伟说自己特别喜欢演文艺片,自称“文艺中老年”,爱的就是这个调调。所以在观众熟悉的喜剧片之外,这么多年,他曾经也陆续拍了《看车人的七月》、《芳香之旅》、《耳朵大有福》、《南京!南京!》等等文艺片,这和喜剧演员范伟完全是两个路数。

这次被金马看中,获得影帝头衔,范伟说,要感谢金马友人能品出这部电影的妙处。然而在演这部戏的时候,最开始范伟也带着点疑虑:“我觉得特别过瘾,因为我们就是搞舞台,做舞台剧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没想到导演这么拍,我们觉着在表演上、性格上要收、要节制,但没想到它是这样的影像风格,所以刚开始只有一点疑虑,因为这个人物有很多很细致入微的东西,不靠近景强调行吗?”

在和导演梅峰一天只磨一场戏的情况下,《不成问题的问题》拍摄渐入佳境。范伟和导演梅峰一起,为这个角色做了很多肢体上的设计。他说起一场喝酒的戏:“借助前一场跟佟小姐吃完饭喝完酒,有一点醉意,又拿下佟小姐了,很得意的肢体,晃晃荡荡的肢体,寿生告诉他,我们采取了特别休闲的泡脚的方式,寿生说,老板可能要换主任,我们做了一个动和静的反差,比较晃动,一听到这个的时候,因为它不给特别近的脸嘛,所以就靠这个肢体上一静一动,就把这个人物内心强烈的感觉表现出来了。”

事实上,除了保留下来的戏中,删掉的不少也有范伟特别喜欢的设计。比如他和片中另一位股东佟小姐的交流,就想让丁务源显得并不是每个人都吃他殷勤的这套。而片中几场非常实验的黑屏,范伟也特地和导演讨论,最后做了一点灯光照在他眼镜上的设计。

在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们问范伟,对奖项有没有期待。范伟叹了口气。在金马的几个活动上,当人们问到他对这尊奖杯的期许时,他都会叹口气。然后,他说:“挺难的,都很强大,作品也没看到,心里也不是那么特别……对我们现在这个东西不是特别有底,因为我觉得真是,我们这个东西太微妙了,微妙有好的一面,耐人寻味,但也由于你的微妙,太静了,这样的东西可能会不会吃亏,我就不知道了。”

还好最后的结果是他拿下了这尊金马奖。在颁奖后台,他乐呵呵地捧起奖杯,也会一手拿着奖杯,另一只手高举起来。在获得提名的时候,范伟还在和家人吃饭,消息收到,他很开心,家宴直接改成了庆功宴。而在昨晚之后,第二场庆功宴又要开始了。

采访实录:

网易娱乐:范伟老师好,首先请您跟网易的网友打个招呼。

范伟:网易的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在台北跟您再次见面,谢谢。

网易娱乐:我们知道这次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入围了金马奖最佳男演员,什么原因接下这部电影?

范伟:首先我是个文艺中老年,喜欢这个调调儿,过去也拍了几个文艺片,当时是十几年前,这个传播的方式不广,大家也不太知道,一直把这个爱好延续到现在,现在接到这个片子就觉得特别有兴趣做,这次入围东京电影节,又是金马奖,所以特别谢谢让我们入围的这些朋友们。

网易娱乐:梅峰老师说他当时看到您的时候觉得您的很多举止和小说里丁务源的外在举止非常像,您自己怎么理解这个?

范伟:可能是他觉得我比较像,其实我平时这个样儿和过去演的人物样儿反差挺大,好多人说我看着挺迂腐的,一本正经的那种,说话咬文嚼字,平时是这样。

丁务源呢,我们看小说,要是深挖这个人物,他是个圆滑的人,甚至有一点八面玲珑,特别周到的那种,人物容易往油滑上走,特意跟导演商量,我们千万别去演油滑,我们好好地演,他所有行为足以证明他的性格,所以我们做一些节制、做一些减法,把这个人物稍微收着一点。

网易娱乐:我们当时看了电影之后,我自己的感受是,您的表演就是这部电影本身节制、克制,跟电影的风格非常统一,所以您觉得在跟梅峰老师的合作中是他带着您在完成这部电影还是您跟着他一块儿,您带着他把这部电影构架起来的?

范伟:其实是我们的共识吧,原来剧本也提供了这样一个气质。比如说这几个人物,我们可以作为电影剧本,觉得蛮可以做成另外一种风格,因为这些人物极具黑色幽默的气质,所以我们把它做得很辛辣、很淋漓尽致,但编剧,梅峰老师,包括黄石,他们在处理剧本时就把它处理得非常含蓄,也做了好多留白,所以这个东西也提醒我们在拍的时候或演的时候,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要做一些节制。

首先很多人问我,说这个角色的创作过程,我觉得这个过程就是先做加法,把这个人物该想到的都想到,包括时代背景,人物的前史,后面的逻辑,想得很到位,然后我们再做减法。基本就是这样。

网易娱乐:昨天您说到基本上到后来每天只磨一场戏,用了很多长镜头,舞台剧,甚至表演,这种表演对您来说有困难的地方吗?算是一种煎熬吗?

范伟:也不是,我觉得特别过瘾,因为我们就是搞舞台,做舞台剧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没想到导演这么拍,我们觉着在表演上、性格上要收、要节制,但没想到它是这样的影像风格,所以刚开始只有一点疑虑,因为这个人物有很多很细致入微的东西,不靠近景强调行吗?

后来慢慢拍着拍着,觉着也是一种风格,我们无论是在走位上,包括肢体的表现上,也做了一些琢磨,甚至是研究,比如大起伏的东西。举个例子,我觉得作为丁务源,整个电影对他震动最大的就是听说他的老板要换主任,这是一个最那什么的,所以我借助前一场跟佟小姐吃完饭喝完酒,有一点醉意,又拿下佟小姐了,很得意的肢体,晃晃荡荡的肢体,寿生告诉他,我们采取了特别休闲的泡脚的方式,寿生说,老板可能要换主任,我们做了一个动和静的反差,比较晃动,一听到这个的时候,因为它不给特别近的脸嘛,所以就靠这个肢体上一静一动,就把这个人物内心强烈的感觉表现出来了。

因为有时间嘛,我们一天就磨一场戏,包括走位、调度、配合镜头,包括怎么表现,我们都做了一点这样的尝试。

网易娱乐:之前看《南京!南京》里的表演,还有《芳香之旅》这样的电影,很多导演喜欢拍您的特写,微表情特别丰富,但这次确实有很多肢体上的细节动作需要观众捕捉,做这些肢体会有特别的准备和训练吗?为了这个表演。

范伟:其实为了适应整体的影像风格,像你说的微表情,可能是原来我们就比较擅长的,小细微眼神,可是它的风格是这样的,影像风格是这样的,你可能就要找一点这样的东西来适应这个风格,甚至我们都一边拍一边做探讨,有一场戏减掉了,还有几场戏完全是黑的,画面干脆没有了,完全是黑屏的,我们有话外的戏,前面有点儿剪掉了,其实我们有三场这样的戏,最后就留下两场,我们也跟导演做过尝试,因为大家心气儿挺一致的,都想要一个独特的东西,完全黑了,完全黑屏,银幕完全是黑的,这东西会不会给观众感觉有点怪,所以我们还要找一点光的点,告诉人们这不是放映时出了问题。

比如我们那场戏,停电之后,丁务源抽了一根烟,这烟火时亮时灭、时亮时灭,这都是我们在现场磨出来的,包括到尤大兴他们家,把电筒放到脸的下面拍出来,我觉得这都挺有意思,都是大家拍的时候磨出来的。

网易娱乐:我看了电影之后找小说来读,电影和小说最大的不同,小说里最后其实是丁务源告了密,把秦妙斋给赶走了,但电影里并没有这样的设置,您跟导演讨论过为什么要这样吗?

范伟:我就是特别希望把这个人物做到别太……怎么说呢,我觉得还是把这种所谓的答案,这个人物最后是什么样的,交给观众,如果指向性太强,可能就失去了味道,包括掉到江里的处理都是这样,莫衷一是一点比较好,尤其这种电影,做一点留白还是好的。

网易娱乐:梅峰老师曾经提到,选了张超来演秦妙斋这个角色,和您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对比,您在收,他在电影里横冲直撞,您和这样的年轻演员演戏是什么样的感觉?

范伟:首先导演选张超,实实在在地讲,在这之前我不知道张超,因为我们这个年龄对选秀节目也不是特别关注,结果一看这个小伙子这个型儿,这个帅、这个高大,上来我们碰一场戏,一对词儿就觉着稍微有一点过,我就跟导演商量怎么让他稍微收着一点,但收之后,他还是有点儿那种比较外化的东西,后来我们干脆跟导演商量,索性让他……当然还是在那个基础上稍微收一点,但保持那种外化,其实也是一种性格,高高大大,很帅,比较浮夸的那种感觉的,他也是这个人物。

我觉得演员演戏最珍贵的是自己,就像人开车一样,踩油门和踩刹车都有自己的节奏,你完全按你的节奏要求他,反而把他要求夹生了,后来就顺他这个人本身的气质,包括他的表演风格,我觉得反倒挺好,最后这个人物还真是戳住了,看着真是那么一个人。

网易娱乐:现在大家在认识您的表演时可能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受众,一方面的人是知道您演过文艺片的,但另外一些观众特别喜欢您的喜剧,您自己在选择这两条不同的演绎方向时,有孰轻孰重的偏向吗?

范伟:实际讲,感兴趣的是类似《不成问题的问题》的这种,可能由于机会少,就变得感兴趣,那种机会多一点,就稍显疲劳一点,人老做一件事,老去重复一样的风格,有点疲倦感、疲劳感,内心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喜剧有时候也有喜剧的魅力,它开心哪,现场大家碰出火花来,包括有很多即兴的东西,也开心。

我总是说自己,一个是娱人,一个是自娱,娱人就是让别人高兴,还有是让自己高兴的,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区别吧。

网易娱乐:可能大家意识到您除了演喜剧之外真的是有层次非常丰富的演技,《芳香之旅》和《看车人的七月》,您在演完这两个之后有没有人来找你?

范伟:拍完那几部之后有,《耳大有福》,还有《跟踪孔令学》,《耳大有福》还不错,《跟踪孔令学》也有,但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后来渐渐就少了,我觉得跟电影市场有关系。

网易娱乐:尤其是您昨天还提到,说是真的很感谢金马友人能品出它的妙处,觉得这个片子放到大陆,市场那么大,会被人忽略,您有这种担心?

范伟:肯定会忽略,我想是这样,因为这个电影太静了,太微妙了,现在大家好像没这个耐心坐那儿好好品一下,就像头几天我看的一个文章,说整个电影在表现什么,丁务源到底是个什么人,需要看了电影之后坐下来想一会儿才知道,而现在大家哪儿有这个耐心呀,还坐下想一会儿,我觉得挺难引起大家的共鸣的,可能还需要几年吧。

网易娱乐:其实您说这个我也有特别强烈的认同感,因为当时我看完片子也是有这种感觉,刚看完片子会觉得丁务源没那么可憎,甚至有点可爱,但慢慢想这个角色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可怕,因为你根本猜不透这个人到底怎么想的。

范伟:太对了,太对了。所以我觉得像你这种感受,包括我们当初创作的初衷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如果很明显它是个问题,就不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网易娱乐:这次入围除了有您之外,其他几位竞争对手也可以说非常强劲,您有关注他们的作品吗?

范伟:我没看过他们的作品,但这些人我都知道,都很强大。

网易娱乐:尤其这次很多话题会集中在您跟许冠文两位的身上,有人会说他的表演方式跟您很像,带一点收,但他会显得更幽默,很像您在喜剧里的一些表现,这样的感觉。您昨天私下有跟他们聊天吗?

范伟:没有,昨天我们阴差阳错没在一起聊,另外来了几个朋友一起聊天,就没在一起交流。

网易娱乐:所以这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您对自己得影帝有信心吗?

范伟:哎哟……挺难的,都很强大,作品也没看到,心里也不是那么特别……对我们现在这个东西不是特别有底,因为我觉得真是,我们这个东西太微妙了,微妙有好的一面,耐人寻味,但也由于你的微妙,太静了,这样的东西可能会不会吃亏,我就不知道了(笑)。

网易娱乐:这次最后的终审评委里也有陈建斌老师在,他有跟您聊过角色吗?

范伟:我跟陈建斌是神交,从来没见过面,面儿都没见过,光看过他的作品。

网易娱乐:所以您自己有没有这种感觉,这两年大陆的文艺片会不断在金马上大放异彩,您自己有跟梅峰老师聊过这样的话题吗?

范伟:没聊过,但我们有这些共同的感受,他也觉着我们这个电影能受到金马,包括东京电影节的关注,这事儿觉着又开心,又耐人寻味。

网易娱乐:您现在怎么看待“文艺片演员范伟老师”的定位,接下来这会是您的专攻方向吗?

范伟:只要有的话,我愿意做这样的电影,只要有的话就行,因为现在这个年龄,文艺片相对来说工作节奏也没那么剧烈,现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不一样,比如我们拍《不成问题的问题》,真是,我们除了动脑子(之外),不太动体力,像我们刚拍完《父子魂斗罗》什么的,就特别那什么,有点儿力不从心的感觉。

的确,还是适合拍这种电影。

网易娱乐:不过当时拍这个片子的时候,其实是在重庆的乡下待了几个月,当时拍片的时候会觉得每天生活都太平静,没有城市的感觉吗?

范伟:不会,我们关到那个环境里,真是树华农场的感觉,周围人也是,都说重庆的话,我们在戏里的工友就是当地人,找的群众演员,一点没有,我们完全沉浸在这个环境当中了,就觉得民风特别淳朴,特别好,时间也没那么长,一个多月,每天就磨一场戏,我们到那儿去了就跟导演商量怎么拍这个戏什么的,挺好的。这种感受挺好的。

网易娱乐:导演有跟您说这个片子最后会变成一个黑白电影吗?

范伟:说过,事先就说好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导演)就说准备把它拍成黑白的,特别好。影像长镜头之类的事先没交流,后来到了之后,而且上来就做得比较极致,比如我们第一场戏拍得是打麻将,我去见三太太,打麻将,三太太说话的时候直接被镜前那个人的后背堵上了,基本上三太太在话外,很极致的那种影像风格。

我特别信任导演的审美理念,因为梅峰老师写了那么多好东西,我特别信任他的审美理念,我也跟他做了一些探讨,我说不要别的机位?他说不要了,就这样。我就明白这个意思了。那场戏,第二天拍全黑了的,就用了更极致的方式,没有一点光亮,但不能一点光亮没有,我说有没有那种可能,有一个特别隐蔽的光源打到我的眼镜上,让我的眼镜有一点亮在里头,动啊什么的,抓猫啊什么的,当然这场戏后来剪掉了,大家觉着也挺好的,我们有了一个共识之后一起想办法,把它做得更风格化。

网易娱乐:所以反而打麻将那场戏就是第一天拍的第一场戏。

范伟:第一场,特别极致的那场,我以为还要给三太太换另外一个机位拍她呢,因为大段的话都是三太太说,结果他说不用了,咱们就来这个,果然最后电影呈现出来的就是这个,好多话都是由前面一个人把她堵住以后说的,其实他有他的道理,因为那场戏虽然是三太太嘚巴嘚巴说话,其实是在拍丁务源和佟小姐的感受,我对三太太,那么拍着她,佟小姐是什么感受,这是最重要的。所以当他有他的道理之后,你就会特别信任导演。

网易娱乐:有特别遗憾的戏吗?除了刚才说的眼镜抓猫之类的。

范伟:也有,你说这场戏有多好倒没有,比如招待佟小姐,替她盛汤,其实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我是在献殷勤,但我在这方面的分寸没有把握住,再好的人、再周到的人,也会有看你不顺眼的,佟小姐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她就没觉得丁务源好,丁务源这招儿在别人身上比较受用,比如说这汤咸了、淡了、热了、凉了,我先尝一口,可是对方会觉得为什么你用这勺子先来一口,觉得特别不舒服,她就是那种。这样的戏也挺好的。

还比如我们喝酒,喝得晕乎乎的,我说了点儿过头的话她也表示听不舒服的,但我自认为挺好的。主要是后面接戏,接到我有点儿晃晃荡荡的醉,把这场戏剪掉之后,我的醉就刻意了,为什么吃完饭就开始晃了,观众会觉得莫名其妙。但什么事儿都是有两面的,可能这更好了,也是因为跟佟小姐喝了,可以这么理解。

网易娱乐:从刚才的问题里我们衍生出了之前很多细节,整部戏非常舞台剧的感觉,您在演的时候有没有想重新回到舞台上做什么创作?

范伟:毕竟它跟舞台剧还是不一样的,舞台剧完全可以放开,走位走到哪儿都行,这种走位完全是为了镜头服务,有时候你的走位是不合理的,为什么非要那样走,不合理,但为了镜头,和舞台还是不一样。

网易娱乐:所以不会让您想重新回到舞台上?没有这种心痒的感觉?

范伟:还没有,也有人找我演过话剧什么的,但我觉着有点儿……两个多小时,力不从心吧,从体力上怕这样。

网易娱乐:接下来的表演方向是什么样的?除了我们知道的《父子魂斗罗》和《绝世高手》之外,有什么新的吗?

范伟:下面也想做点儿不一定是多么喜剧但有幽默元素的、走心的电影,想做点儿这样的电影,现在特别搞的那种电影……我不反对,我觉得好玩没问题,只要大家笑得很舒服,绝对没问题,所以我这年龄再做这种东西,我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去演了,就演演这个人物,挺幽默的,有幽默元素、也是个幽默性格,还是那种收着演,我觉得挺好。

网易娱乐:可能80后对您的印象是喜剧演员,90后对您的印象,觉得范伟老师通过《不成问题的问题》入围,(认为您是)文艺片演员,您有没有考虑过这么长时间以来观众对您印象的变化?

范伟:其实观众很少知道我演文艺片,很少知道,头几部,你们跑电影的记者都特别了解,观众不太了解,包括《芳香之旅》、《耳大有福》、《南京!南京》,自己认为好象还不错的电影,观众不太知道,有一年我拍《耳大有福》在东北,有一哥们儿过来了,“昨天我看到电影频道演你有个电影”,我说“是吗?叫什么?”《芳香之旅》。”我说对,“你怎么老也不说话呢?”(笑)

他也受不了那种,可能他就希望看到我特别好玩的、表演特别开,说话特别逗那种,所以大家基本上看我还是一个比较好玩的风格,所以我说以后的路怎么走,也别离观众太远,别掰得太大,别是“我就是一个演文艺片”的那样,(演点儿)比较好玩、比较轻松、稍微走点儿心的。

网易娱乐:很多特别伟大的喜剧演员,比如罗宾.威廉姆斯、金凯瑞,银幕上的表现和生活中完全不一样,您自己怎么来考虑自己银幕上的形象和自己生活中的?

范伟:喜剧演员和生活当中反差大好像是有一点儿必然的感觉,你们慢慢琢磨,喜剧演员比普通演员更敏感,因为他敏感,才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东西,他过于敏感。敏感对演戏来说是好事儿,作为生活中它不是好事儿,人一敏感就瞻前顾后,想得比较多,这话该说不该说,这事儿该做不该做,他就会变得比较内向。生活当中一内向,再加上银幕前的性格,就觉得反差特别大。

网易娱乐:您觉得自己是属于比较敏感、内向的人?

范伟:太敏感了,所以说为什么好多人说那么多真人秀你怎么不上?包括各种栏目当评委,我说我一上了之后都不知道手放哪儿,别说该怎么说了,因为就是敏感,这话该说不该说,可能你变成一个人物,那不是我,那是人物,我就按这个人物逻辑走,生活当中真人秀什么的,你就是你呀,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人一过于认真、敏感,就导致了性格比较内向。

网易娱乐:我们最后再回到金马奖的话题上,您还记得当时是谁告诉您您入围金马的消息吗?

范伟:就是我助理,我正吃饭呢,那天好象是十一国庆,家里人在饭店,家宴嘛,晚上五点多钟,我的助理告诉我,给我发一微信,我说好,家宴直接改庆功宴吧,因为他也没想到咱们的电影会入围金马奖。

愚人节喜剧《有完没完》 王啸坤新作范伟进军时尚圈

《有完没完》是由王啸坤执导,杜扬监制的喜剧电影,由贾静雯、范伟、主演林更新、薛之谦、Mike隋、于笑等联袂出演。影片原名《生于4月1日》。该片讲述了生于愚人节的老范是在他生日这天,遭遇了一系列奇葩人物、经历了一连串悲催事件,他的人生陷入“死循环”。身处日复一日的时间困境,千姿百态的花样人生。该片于2017年4月1日中国内地上映。

揭秘金马“影爹”范伟的演艺之路 范伟以范式幽默征服观众老婆是谁

他“买拐”,他“买车”,他以弱者的善良和单纯震撼观众;他“药匣子”,他“范德彪”,他以小人物的憨厚和质朴温暖荧屏。在春晚愈发名利化的磁场,他毅然抽身而退,专注自我;当亦师亦友的赵本山依然在“乡村”徘徊时,他凭着对“幸福”的深刻理解,成功“进城”,崛起为“心灵世纪”的代言人。他就是影帝范伟!

同是赵本山的徒弟 他因和范伟熟被赶出师门 他打人后仍大红大紫

赵本山现在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本山传媒的发展上,而他的徒弟也一个比一个红!而这两位确实即幸运又不幸!在《乡村爱情》第一部里的赵四的.........

与贾静雯相邻而坐,范伟的一个细节被网友大赞人品

范伟携《父子雄兵》来杭 今日全国公映 大鹏极致“坑爹”

7月20日,喜剧电影《父子雄兵》导演袁卫东和主演范伟来到杭州与观众见面。据悉,该片由大鹏监制兼主演,导演袁卫东、编剧苏亮联袂打造,范伟、张天爱、乔杉共同主演,该片将于7月21日全国上映。

好房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我要评论